快捷搜索:  

宁可面临受冻风险也要与俄罗斯天然气划清界限,欧洲在想什么?

央视(shi)网消息(记者/阚纯裕 剪辑/王卓婕):1966年,为了压低荷兰天然气价格,意大利和奥地利开始和苏联商谈进口计划。这一年,勃列日涅夫成为苏联的(de)最高领导人(ren),他(ta)认为,向欧洲出售石油和天然气一举多得 既可获得外汇,又可引入欧美技术和资金,还能维护和欧洲国家的(de)外交稳定。双方一拍即合,就此开启了冷战中坚实的(de)双边能源合作。

1969年,勃兰特成为西德总理,他(ta)一上台就推行和东欧国家关系正常化的(de) 东方政策 ,并拉开了进口苏联天然气的(de)序幕。1973年,德国正式从管道引入苏联天然气,随后,短短10年内,苏联天然气就占到了西德市场30%的(de)份额。

其间,美国曾数次施压,希望欧洲放弃与苏联的(de)油气贸易,但欧洲没有妥协。

反倒是(shi)冷战结束后,俄欧的(de)能源合作不断受到各方的(de)阻挠与干扰,事实上, 北溪 项目的(de)开启正是(shi)为了减少这种干扰。然而,事与愿违,输气管道已经变成地缘冲突的(de)焦点,稳定的(de)能源贸易不再,取而代之的(de)是(shi)重重制裁与妥协。如今,退无可退的(de) 北溪 断绝了在这个冬天输气的(de)希望。欧洲不得不寻找新的(de)能源供应方。

欧洲怎样做出了宁可苦自己也要拒绝俄气的(de)选择?稳定的(de)能源贸易如何走向瓦解?央视(shi)网记者连线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、欧洲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赵晨进行解读。

从冷战时代起就从苏联进口天然气的(de)欧洲,为什么无法继续维持天然气输送?

赵晨:类似油气管道的(de)大型工程有很强的(de)地缘政治地位,它(ta)们(men)要服从于政治的(de)安排,否则第一无法建(jian)成,第二无法正常运行。

冷战时期和冷战后有很大的(de)差异,就在于在冷战时期的(de)地缘政治是(shi)相对(dui)稳定的(de)。

第一,在冷战的(de)格局下,西方对(dui)于苏联存有畏惧之感,使得美国和欧洲不敢用现在的(de)某些手段去干扰苏联与欧洲之间正常的(de)油气贸易。

第二,冷战时期,欧洲的(de)安全感在美国的(de)保护之下有很大提升,尤其是(shi)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(de)时候,它(ta)们(men)愿意去寻求独立于美国之外的(de)自主外交,所以这一时期,苏联开始向欧洲输送能源。虽然美国一直反对(dui),但是(shi)那时的(de)欧洲有勇气和苏联进行能源的(de)贸易,达到经济利益最大化。

第三,冷战时期的(de)东欧国家是(shi)被苏联老大哥所控制的(de),因此在能源管道方面它(ta)们(men)是(shi)没有任何发言权的(de)。但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,随着波兰等国家自主性越来越强,它(ta)也不愿意再听从德国和法国所主导下的(de)欧盟的(de)意见。在美国的(de)支持下,它(ta)们(men)甚至敢于要挟德、法,让它(ta)们(men)去服从美国所主导的(de)援乌抗俄战略。要知道,在能源管道问题上,其实波罗的(de)海三国以及乌克兰不乐见 北溪-1 和 北溪-2 管线的(de)开通,因为它(ta)们(men)本来可以从 亚马尔-欧洲 管道或者是(shi) 兄弟 联盟 线等通过本国的(de)输油管道、天然气管道收取过境费,在这些利益面前,它(ta)们(men)并不愿意服从德国的(de)利益,或者是(shi)欧盟的(de)整体安排。

宁可面临短缺风险也要与俄气划清界限,如何看待欧洲的(de)选择?

赵晨:第一,欧洲现在的(de)确感觉到安全关切更为重要,毕竟俄乌冲突是(shi)二战结束以来在欧洲发生的(de)最大的(de)地缘政治冲突。在这一前提之下,它(ta)们(men)对(dui)于原来的(de)一些政策,比如德国过于依赖俄罗斯能源作出了一些反思,认为现在有必要去进行转型、作出调整。

第二,受到美国政策的(de)影响,我(wo)们(men)看到欧洲现在已经基本被绑到了美国的(de)战车之上,不仅培训乌克兰的(de)士兵、向乌克兰提供大量军援,在制裁上甚至比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,整体来说它(ta)们(men)和美国的(de)政策高度协调。在这个时候欧洲人(ren)感觉自己很虚弱,认为要前所未有地依赖于美国的(de)支持。

第三,欧洲人(ren)在享受了超过40年的(de)冷战红利之后,对(dui)于战争的(de)概念已经模糊。冷战时期欧洲之所以会维持和苏联正常的(de)能源贸易,是(shi)因为那个时候它(ta)还是(shi)从很现实主义的(de)角度出发去思考问题,换句话说,那个时候还不能够得罪苏联,所以对(dui)于与苏联进行贸易并不持完全排斥的(de)态度,更不要提破坏天然气管线的(de)危险举动。但是(shi)现在波兰等中东欧国家,承平日久,对(dui)于俄罗斯也存在一定的(de)小觑之心,而且它(ta)们(men)对(dui)乌克兰同情心爆棚。

这时它(ta)就会采取一些冒险的(de)举动挑衅俄罗斯,这是(shi)自信心还是(shi)虚幻地自大,还要看俄乌冲突最后要持续多久,打成一个什么样的(de)结局。

宁可面临受冻风险也要与俄罗斯天然气划清界限,欧洲在想什么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303人留言! 共有:303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王君君 说: 来生还做中国人
王后智 说: 中国强大,永远繁荣
张辰曦 说: 不失为富家翁!
王尚恩 说: 为人民服务
李维盛 说: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